教师战“疫”篇(一)| 行非常之力,竟非常之功

作者:招生办 发布时间:2020-03-24 15:52 点击数:98次


行非常之力,竟非常之功

——一个关于师者跨界做“主播”的故事

追梦高三语文教师  周玉利

我主播的生涯是从2月11日开始的,但我主播的准备是从2月初就开始了,一则准备网络,二则准备技术,三是准备讲义。“插播”一下,我的职业是教师,跨界做“主播”是被当下的一场“全民战疫”逼的。

我老家在河南农村,家里条件艰苦,没有无线网,手机流量又无法保障,一时之间一筹莫展。可一次偶然的机缘“洞察”了邻居家的网络密码,经过多次“踩点”、“把脉”,发现自家卧室床边靠墙角一隅的位置网络信号最好,于是我心小激动一把后就有主了——虽然未来总是未知的,但只要你肯努力,你想要的,岁月都会给你——我的直播间就这样很惬意地猎获了。

这个临时直播间简直是“帅哭了”。一床角、一矮凳、一师者、一电脑、一排插,简单疏朗,自成风景,笔者倒可以欧阳文忠那般自号“六一居士”了。不过,这番惬意是有代价的:笔者要牺牲很多懒床的时间,家人也要跟着早起并被准时驱逐,因为上课的时候周遭是要阒寂无声的,尤其是上午第一节有课的时候,家人要7:00左右被驱逐出卧室还是超残忍的,毕竟那么冷的天气,毕竟每一节课前二三十分钟都要做直播预备,毕竟要完完全全把自己宅起来,回眸打量,讲《正视潜规则,打造高分文》《“著一袭美丽的袍,让你的作文‘颜值爆表’”》《千古风流留胜迹,万里江山复登临-——文化常识(4)》等课程时都是这个时候。直播时,全家人都不能说笑,否则就会干扰到我的直播效果,但困难的是让小孩子消停下来,要知道让小孩子尤其是让老家里攒在一起的几个小孩子两节课的时间内不说笑、不玩闹并不比我做直播的难度小,现在想起来不知道家里大人们是怎样将几个顽皮的孩子一连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禁足”、“噤声”的。好在讲课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往往一坐下来初讲时手脚都有几分凉意,而后便慢慢向暖,到最后便是心血沸腾周身鲜活了。

言之肺腑,做“主播”真不是一件容易、简单的事情,只是表面上显得浪漫、惬意,个中“山重水复”确乎繁多,如果不能“柳暗花明”,终将落得“雾里看花”而愈看愈花的结局。而且,作为班主任在这样的疫情时期,每天要对接学生、家长、学校,梳理各项工作,学习诸多文件,填报诸多报表,整理诸多台账,工作到凌晨一两点是常有的事情……即便如此,我还是挤时间提前培训了三天,翻着花样试播了一天,每一节课都要付出数倍于校园课堂的努力精心匠心以对。如此,自然是“牺牲”了假期,“牺牲”了自己和家人的美梦,“牺牲”了本该属于自己或亲人的乐园和亲情。没办法,如今白衣天使都成了白衣战士,我这教书先生化身教书主播,已经很是幸运、幸福的了,我想我应该做的就是见贤思齐而迎难而上,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为学生的学习开辟好新的罗马通道。

行非常之力才能竟非常之功,做主播绝非平常上课,尤其是做一个合格乃至优秀的主播,必须有不同寻常的行为与付出。我深知自己不是一个非常聪颖之人,更不是什么天才,但我更深知,与其羡慕他人智慧,不如自己勤奋补拙;与其羡慕他人优秀,不如自己奋斗不止;与其羡慕他人坚强,不如自己百炼成钢;与其羡慕他人成功,不如自己厚积薄发;与其羡慕别人的条件,不如自己创造条件。在竟非常之功信念的驱使下,我不修边幅,不问家事,无问西东,时常废寝忘食,“躲进墙角成一统”,认认真真地跨界了……

欲竟非常之功,需行非常之力,比起平常,跨界做“主播”确乎着力非常。“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随着三月份的春花渐开,做了月余主播的我蓦然对镜自照,不禁哑然失笑——双眼凹陷,眼圈发黑,蓬头垢面,胡子拉碴,真可自诩为戏里半神半人的英雄了。当然,从心理上我更愿意做个“胡须发达如‘野草’”的鲁迅,虽然实际上像极了风餐露宿的流浪汉。

万事归宗,无论竟非常还是寻常之功,心态最是前提,行动最是关键。想,都是问题;做,都是答案。以蚂蚁之心态,再小之石亦是障碍;以雄鹰之心态,再高之山峰也是铺垫。希望我们能以雄鹰自居,俯瞰崇山峻岭,敢于尝试、跨越,向光而飞;希望我们也能以“主播”自居,笑看风云,敢于试播、直播,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